新闻资讯

躲过一劫!东京奥运会延迟,全球保险业暂时躲过10亿美元赔付丨潜望

  承保范围从赛事取消险、人身意外伤害险、运动员收入损失险、体育场馆财产保险、公共责任险、门票损失保险,到电视台的转播版权损失险等,如若本届东京奥运会取消,将联同慕尼黑再保险一起,承受超过10亿美元的赔付额度。

  腾讯新闻《潜望》 作者 肖枫

  从欧洲足球五大联赛到美国NBA,体育赛事的停摆潮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阴影之下,终于蔓延到了更久负盛名的奥林匹克运动会。3月24日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达成共识,原定于2020年夏季举办的东京奥运会将推迟至2021年,这是拥有124年历史的现代奥运会的率先次。

  正如亚马逊的蝴蝶扇动翅膀能够引发太平洋上一场风暴一样,疫情的凶猛传播,让全球保险业苦不堪言,除了疾病本身的赔付之外,还要兜底东京奥运会延期或取消带来的风险。

  对于大陆另一端的慕尼黑再保险公司来说,听到延期而不是取消的消息后,可以长出一口气。近年来随着体育赛事在金融设施上的投入完善,购买赛事取消险成为大型赛事的主流做法。各大保险公司与再保险公司乐于参与其中提供保单,因为取消的概率实在太低而让承保变成看上去“稳赚不赔”的生意。而东京奥运会组委会购买了由慕尼黑再保险公司承保的奥运取消保险,如果取消,后者要承担5亿美元理赔金。

  与慕尼黑再保险处于同样境地的还有参与了本次盛会的各承保、共保和分保环节的众多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他们的承保范围从赛事取消险、人身意外伤害险、运动员收入损失险、体育场馆财产保险、公共责任险、门票损失保险,到电视台的转播版权损失险等,如若本届东京奥运会取消,将联同慕尼黑再保险一起,承受超过10亿美元的赔付额度。

  中国再保险一位负责巨灾保险建模师对腾讯新闻《潜望》指出,对于大型赛事的承保风险定价中,战争、疫情、骚乱等在模型中占比很小,因为概率较低,远不如恐怖主义和自然灾害因子比例高。但这次疫情“属于上百年未见”,因此在今后的模型中会加强对于疫情预演及传播风险的重新定价,以帮助保险公司在承保端更好地发挥保险兜底作用。

  延期让保险业暂时躲过一劫,但接踵而至的麻烦是,原定于2021年举行的一些体育赛事如田径和游泳世锦赛将与奥运会撞车而面临取消或改期,承保了这些赛事的保险公司依然要随着事态发展而揪心一阵子。此外,因为奥运延期带来的一些运营投入损耗,也会视保险合同责任而产生赔付。

  日本政府的压力也不小,尽管费劲心力的东京奥运会更终并未取消,但对于前期已投入约126亿美元(约人民币882亿元)资金并期待今年夏天即可见到成效和回报的预期来说,损失已不可避免。跟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如果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延期至明年以后举办,原本纳入考虑的访日外国人将减少,日本国内消费预计也将陷入低迷,有经济学家认为日本2020年的经济损失将超过3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16亿元)。

  取消险成大型赛事必备

  赛事取消保险是应对赛事取消造成组委会财物损失的重要补偿手段。熟悉该项保险历史的中国人保(601319,股吧)赵旭介绍,自上世纪80年代年开始,赛事取消险成为了奥运会的标配。但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之前,这一险种均由奥运会主办国组委会来购买。

  雅典奥运会举办之前,由于出现了911事件、伊拉克战争,以及雅典恐怖主义事件,国际奥组会在举办前夕与保险公司紧急谈判赛事取消保险合同,保险金额1.72亿美元,承保人为美国国际集团(AIG)和劳合社,保障2004年雅典奥运会、2006年都令冬奥会以及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相关利益。

  根据媒体报道,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国际奥委会发言人曾介绍,国际奥委会向慕尼黑再保险购买保额高达41.5亿美元的保险,覆盖北京奥运会、温哥华冬奥会和伦敦奥运会。

  赵旭介绍,在奥组委投保的赛事取消险中,更重要的保障条目为奥组委的更大收入来源——电视转播权收入。在赛事取消保险奥运会首次亮相的1980年,就因电视转播权纠纷而产生赔付,那一届莫斯科奥运会由于美国的抵制,导致组织者被迫返还电视转播费用,作为再保险人的劳合社为此支付了7000万美元的赔付,也是迄今为止赛事取消保险赔偿更高的一届奥运会。

  斥资14亿美元买下本届东京奥运会转播权的NBC公司,也为价值不菲的转播权事先投了一份保险,NBC母公司Comcast集团CEO透露,这笔保单能保证在奥运会取消的情况下公司不遭受任何损失。

  除了保障电视转播权之外,赛事取消保险责任范围通常还包括门票收入损失、赞助费波动、广告费损失、专利费损失、利率或汇率的变动损失,以及体育场馆财产保险、公共责任险、人身意外险等。

  在奥运会普遍采用保险方式降低未知损失后,赛事取消险变成各大体育赛事的标配,例如足球世界杯、各大锦标赛,以及马拉松比赛等。

  其中在2012年发生的纽约马拉松赛事因紧急取消而损失1890万美元,但由于赛事组织方事前投保了相应保险,因而获得了1500万美元的赔付,挽回了大比例的损失。

  如何给风险定价?

  在奥运会的历史上,总共只有三届奥运会因为战争而被取消,分别是1916年柏林、1940年东京和1944年伦敦奥运会。此后近80年时间里,奥运会都没有出现中途取消的情况。因而承保奥运会取消险,看上去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保险公司该如何为其中的风险定价?对比同样是处于未知、风险因子较多的巨灾保险来看,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朱文革认为,影响巨灾保险产品开发和创新的主要障碍之一是相关数据的缺乏,由此导致了巨灾风险评估的不确定性或模糊性和相关产品的定价困难。

  前述中国再保险公司建模师表示,赛事取消险自问世以来,经历过更重要的转折点为911年恐怖袭击事件。在911事件之前,保险公司对于赛事取消的承保范围中包括了因恐怖主义风险而造成的取消,但911事件抬高了众多保险公司对于这一风险的定价。

  中国人保的赵旭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奥运会取消保险的费率仅为保险金额的1.5%,但911后费率上涨到保险金额的4%-4.5%之间,同时恐怖主义风险开始从赛事取消险中排除出来。

  而本次疫情的全球迅速蔓延,或将类似911事件一样,使险企调整这一风险因子的定价。

  按照前述费率,以近年来历届奥运会的平均投保金额至少15亿美元来计算,仅赛事取消险一项的保费就可达6000万美元左右。